余登魁:前海创投孵化器联合创始人、总裁,前海勤智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前海智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带领团队开创了培育创投主体的创投孵化器模式和新领域,经国家发改委的调研和推动,创投孵化器列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内容之一,并获得政策支持。同时,兼任中国海洋大学校友总会常务理事、西南财经大学中国新四板研究中心理事长、厦门大学金融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在全国首推新四板概念,使之深入人心,并为几千家中小企业提供资本市场相关服务。

  创新是中国这几年的核心词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经成为潮流和趋势。创业创新浪潮引爆整个市场。在大量创业主体涌现之后,能否得到市场资金的有效支持呢?原先掌握大量资本的企业家转化为投 资人的方式是否可行?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前海创投孵化器总裁余登魁,听听他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记者:能否用简单介绍一下前海创投孵化器?

  余:前海创投孵化器,顾名思义,就是培育、孵化创投机构和天使投 资人的孵化器,与传统的创业孵化器不同,创业孵化器是培养创业者、创业公司。如果说传统的孵化器是在孵化,培养千里马的话,创投孵化器就是在造就伯乐。

  记者:创投孵化的需求是如何得出的?这一模式提出的背景是怎样的?

  余:我开始创业以后,一直为企业家做资本市场相关服务,在服务过程中,发现企业家既有融资的需求,也有投 资的要求,市场上许多关于企业投 资的沙龙、培训发展火 爆,验证了这个结论。同时创业投 资也符合历史发展的潮流,我们发现过去10几年来,许多企业家转化为投 资人,虽然其中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但从侧面表明,现在中国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的融汇在加速,而这个过程,在西方国家曾经发生过和也正在发生。

  产业资本投 资的方式较多,有证券、黄金、外汇等等,但我们更希望,他们通过创业投 资、股权投 资的方式,让更多的产业资本回流产业,支持产业,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本向实、回馈实体。所以我们提出自己的使命,就是让产业资本回流产业。当然,这种回流也不是机械、无序、不科学的回流,而是一种升级式的回流,比如说,原来从事高污染、夕阳产业,那现在的投 资方向就应该是高新、科技产业。通过这种升级式的回流,国家经济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企业家实现参与新经济的愿望。

  同时,在新经济下,一些企业家或者企业家二代,不愿从事原先的行业,想参与创业投 资,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像我们熟知的雷军、徐小平等等,这种创业心态上的转换,也是在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汇聚的历史潮流下,新型产业人士所共有的。

  所以,创投孵化的需求是实实在在的,不是分析推理产生的,是从实践中得出的。

  记者:在创业成为热潮,国内的孵化器还是以培育创业项目为主的时候,您和团队为什么会选择成立创投孵化器这个新模式?

  余:投 资人、投 资机构数量偏少,是我们在服务中小企业路演融资中,最常遇到的难题。就拿我们自己来说,在创业以来,也遇到融资难的问题。从表现可以看到本质,目前,在全国的创业主体,根据国家工商总局的数据,有超过了8700万户,而创投主体只有1.2万家,先不论背后的资金是否充足,单从数量上来说,投和创的比例严重失衡。去年,国发53号文,专门提出,要培育多元化创业主体。随后,国发54号文,今年的37号文,国务院文件不断提及创投概念,民间也逐步开始重视创业投 资主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解决创投机构不足最好的抓手,就是创投孵化这个新模式。

  记者:目前, 创投孵化器的业务模式有哪些?是否以培训、教育为主?

  余:创投孵化不等于创投教育培训,教育培训只占到其中的30%,主要作用是创投的启蒙,了解创投的基本知识,我们以教育培训为入口,把有实业功底的种子投 资人进行分流,带领他们到创投机构实习,看项目、评项目,参与真实的创业投 资,如果他们中有一部分希望打造自己的创投机构和基金,我们也能提供相关的服务,包括物理空间,基金管理、项目投 资顾问等服务。创投孵化是一个完整、全面的服务,而不是简单的教育培训。

  记者:创投孵化器的主要客户群体是哪些?能为他们提供哪些服务呢?

  余:我们的客户群体只要有三个层次:成功企业家、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人员和城市的主管部门。

  首先是成功企业家,这是我们的第一目标人群。我们的公司愿景,就是培养有实业功底的产业投 资家。面对整个群体,我们最近正在推行两个课程,一个是新锐产业投 资家成长营,另一个是承办的工信部针对企业家创投方向的培训。

  其次,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人员,也是我们的服务对象。近年来,全国大力发展创投,各地引导基金热度攀升,相关管理人员出现缺失,如何让他们快速了解创投行业?怎样才能寻找基金管理方,合适的投 资项目?对此,我们提供了一系列整体性、一揽子打包服务。

  第三,我们的第三类客户是服务城市的主管部门,特别是一些产业发达城市的管理部门。目前,国家鼓励以创投的方式,促进产业发展,其中政府产业母基金是最主要的方式。但我们认为,大机构、大基金对城市产业促进作用仍有缺陷,一个城市的产业是多层次的,不同时期的项目在融资方面的要求也是不同的,所以,我们要服务城市,就需要不同的创投主体,来对应不同的创业格局,通过多元化的创投主体,构建多层次的创投生态,最终促进产业格局的发展,这就是投创联动,这个思路和中央新旧产能转换的概念,不谋而合。

  记者:您认为一个优秀的投 资人是怎么样的?应该具备怎样的品质?

  余: 我们要培养面向实业的创投主体、优秀的投 资人,什么是优秀的投 资人?我认为要应该具备以下几个品质:第一,他们有产业情怀和实业功底;第二,有持续服务创业主体能力,除了资金外,还有创业投 资的智慧、经验、资源;第三,具备科学、理性的判断能力;第四,要有前瞻性视野,开放的胸怀。

  记者:如何为投 资分类,怎样看待对于不同类型的投 资人?

  余:我个人认为,投资分为三类,第一种为实业投资,我国至少有8700万投资人,他们投资自己的企业,并随着企业发展壮大,获取相关收益;第二种为金融投资,包括股权投资,创业投资等,投资项目就是为了获取高额回报;第三种,就是证券投资了,以获取差价、利息为目标。我们主要培育前面两种投资人,更倾向于第一种,实业型投资家越多越好。当然每个人对投资的偏好不同,我们的孵化作用就是,帮助他们减少错误,提高投资成功率。

  记者:目前前海创投孵化运作情况怎么样?

  余:目前,创投孵化取得一些成果:第一,进过我们的孵化,已经发展了超过500名具有天使投资潜力的会员;第二,我们孵化落地了3个基金;第三,建立起一套有效、科学有效的孵化系统,在线上,我们自主开发了看项目、学投资、管基金、获取商业计划书、第三方估值等模拟系统,线下活动有创投达人荟,前海资本联盟,有一系列的线下课程、培训,新锐产业投资家训练营,工信部骨干人才 (创投方向)等。

  同时,创投孵化概念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公司迎来国务院大督察组、国务院双创调研组、全国双创部际联席会议秘书处等单位调研。在业界,我们获得亚洲资本金方向奖,获评 卓越创新孵化器,还荣登前海风云榜,被评为前海风云榜十佳行业企业,并且我们的创投孵化模式,在2017年7月12日,列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获总理采纳,写入国发[2017]37号文。这些成果表明,我们确实开创了创新创业的一个细分领域,对创投行业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记者:前海创投孵化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有哪些?

  余:我们现在承办有两大活动,一个是全国创投主体培育工程暨鹏城天使千人计划,由中国创新创业发展研究中心为指导,这是国家发改委下属,国家信息中心(副部级)设立的国家层面唯 一专门从事创新创业政策研究单位。这个培育工程将面向20个城市扩展、在当地落地,主要从区域创投氛围营造、区域创投品牌建设、多元化创投种子培育、多层次创投主体落地、新型孵化空间建设、创投推动产业等长期举措,最终打造多层次多元化创投生态,促进多层次产业格局的发展。这是我们未来5年的工作主线。另外一个是,我们联合发起设立了清科创智商学院,通过它来承办了,国家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企业骨干人才培训项目(创投方向)。未来,我们将通过这两大项目,在全国遴选一批优秀城市,进行优先服务。

  记者:了解到您以前创办了前海智媒,这和现在的创投孵化有什么关系?

  余:我个人认为,前海智媒是对中国资本市场做出开创性贡献的公司,它在2015年全国首推新四板概念,并使这个概念深入人心。正是由于那段经历,我们才发现中小微企业、种子期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由于这些企业缺乏与投 资主体的对接,导致好多相对优质的项目流产。这就让我联想到,目前,我国的创新创业开展如火如荼,产生众多的创业主体,而创投主体却如此之少,能否满足市场要求。从以前的从业经历,现在的数据,到2016年国务院发文表示要发展多元化创业主体,那时我就坚信,创投孵化一定是中国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需求,对此,我们愿意做出尝试。

  当然,肯定有些人会问,创投还需要培养吗?我就反问,在我国创投不但数量少,而且集中在北上广深杭,分布不均匀,那其他地方的创业者,需要融资怎么办?还有人说,我承认创投数量少,需要培养,但那个能学会吗?对此,我认为人皆可为圣贤,何况创投。那些成功的企业家对行业、对人性研究透彻,产业资源丰富,资金实力雄厚,有产业的情节,如果他们学会创投技能,将会有更多的产业资本流向产业,一定能给未来的经济发展带来质的飞跃。

  记者:最后,想问下余总,作为一名创业者,对创投孵化行业发展有什么期望?

  余:我借此呼吁,各地政府、民间组织给创投培育,创投孵化给予关注,给予实实在在的帮助,我们也希望创投孵化发展成为一个行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共同促进产业的发展。(记者 朱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