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上午,深圳市宝安区、龙岗区新设街道集中揭牌仪式在深圳市委举行,宝安区街道由6个拆分为10个,龙岗区街道由8个拆分为11个。此轮街道区划调整背后是深圳基层管理体制改革的深入探索,一方面通过重塑街道的组织结构体系,强化街道对辖区城市管理和社会管理的组织协调能力;另一方面着眼深圳创新集聚发展理念,通过街道的“个性化发展”打造区域增长极。

  新一轮街道区划调整基本完成

  此轮调整中,宝安区西乡、福永、沙井、松岗4个街道办事处分设为西乡、航城、福永、福海、沙井、新桥、松岗、燕罗8个街道办事处。石岩、新安街道办事处不变,调整后宝安区所辖街道由6个变为10个。

  龙岗区布吉、横岗、龙岗、龙城4个街道办事处分设为布吉、吉华、横岗、圆山、龙岗、龙城、宝龙7个街道办事处。平湖、坂田、南湾、坪地街道办事处不变,调整后,龙岗区所辖街道由8个变为11个。

  深圳光明新区于今年9月、坪山新区于10月相继完成街道分设揭牌挂牌工作,随着昨日深圳东西部两大区街道拆分集中举行,深圳市此轮街道区划调整基本完成。

  将解决街道过大的管理难题

  此轮街道拆分实际上是以区划调整为核心进行基层管理体制改革,未来两区将优化街道机构设置,重塑街道的组织结构体系,为完善基层治理体系以及提高治理水平再做深入探索。

  街道拆分首先解决了街道管辖面积过大的问题,由于历史原因,宝安与龙岗两个原特区外的街道管辖面积相对偏大、管理人口相对过多,人口结构复杂且严重倒挂。以宝安为例,此次调整后,宝安街道规模适度,行政区划由6街道的格局变为10街道的格局,街道平均面积由原来的66.2平方公里缩小为39.7平方公里,街道平均管理人口由原本的89万人缩小为53.4万人。

  尤其是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标准上,未来宝安与龙岗将向原特区内乃至国内外先进地区看齐,城市基础设施更加完善,发展环境更加优化,并且加快解决城中村、老屋村、旧工业区规划落后、垃圾围城等问题。

  “小街道”更有利于个性化发展

  此轮行政区划调整,对于宝安和龙岗来说,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尽管其着力点并不完全一样。

  宝安区委书记黄敏曾表示,在“强区放权”的背景下,宝安将推动“强街放权”,建立区、街道、社区权责清单和行政职权运行流程图,瞄准街道现阶段存在的查违、安监、维稳、劳动、城市建管、经济科技等热点、难点问题,有针对性地配强配足职能力量,实行“大部门制、宽职能式”改革。显然,此次调整带来的街道管理服务效能的提升,对于宝安“强街放权”战略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对于龙岗区来说,此次街道拆分与其承担的东进战略使命息息相关。街道分设后,龙岗各街道将“个性化发展”,每个街道按照各自优势打造新的区域增长极。例如吉华街道以科技新城、甘坑新镇、赛格ECO中心为载体,打造文创产业示范基地;园山街道则以阿波罗未来产业城为核心,打造深圳市首 个军民融合未来产业园;宝龙街道以宝龙园区为龙头,打造高新产业集聚区。从产业布局上看,上述布局将推动龙岗腾出有效的发展空间和产业用地,打造若干个布局合理、功能齐全的城区开发单元,形成一批特色鲜明、辐射力大、竞争力强的产业集聚区域和产业集群。产业集聚发展将有利于东部各类创新要素在龙岗集聚,强化人才磁场效应,使之成为深圳协调发展、粤东北地区协同发展的战略制高点。

  ■专家观点

  深圳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敬仁:

  调整符合“小政府、大社会”方向

  近年来,深圳着力深化城市管理体制改革,释放经济社会发展空间,改革是城市发展的推动力和“火车头”。总体来说,此轮街道分拆符合了改革的基本方向。

  过去城市管理体制是“大区制”,从管理幅度、治理范围、管理人口上都趋于超大规模。这就导致城市公共服务供大于求,公共服务产品短缺,服务质量跟不上,水平也难以提高。改革推动城市由“大区制”向“小区制”发展,在横向上向辖区放权,在纵向上进行扁平化管理,两者需“横纵结合”。因此,要推进街区结合,减少管理层次,缩短管理流程,同时提升管理效能,尤其是政府公共服务要做精作细。

  同时,“小政府、大社会”是服务型政府的基本方向,从西方发达国家的管理经验来看,政府管得越少,市场、社会的潜力就越大,政府规模越小越好,社会交易成本和政府管理成本相应较低。所以,街道分拆的同时应控制好领导班子和编制规程,同时运用新技术提高政府效能,推动电子政府、虚拟政府建设。深圳探索移动执法推动城管工作、卫星查违等就是很好的例子。

  此外,改革中还要着重考虑如何解决街和区的发展关系问题,建立基层自治体系,让居委会和社会成为真正基层服务管理的平台,实现法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