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高层涉嫌贪污案件,引发市场对其业务前景担忧,香港四大地产商之一的新鸿基地产连日来相继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及记者会,并于报章刊登声明,力图消除案件对股价造成的影响。

  3月29日,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氏兄弟郭炳江及郭炳联,以及前政务司长许仕仁,先后被香港廉政公署人员带往总部“协助调查”,随后被拘捕。这是香港回归后,香港廉政公署所拘捕的最富有的上市公司管理层以及最高级别前官员。复牌后的两个交易日,作为重磅蓝筹股的新鸿基地产股价急挫,市值蒸发逾400亿港元。

  尽管管理层多方重申公司营运如常并自称清白,仍未消除市场对两位联席主席可能将被起诉的忧虑,有香港券商认为,新地股价最坏可能跌至77港元。而鉴于地产行业占香港经济比例重大,在关注新鸿基公司股价及业务走势的同时,人们开始将目光投向地产商未来在香港的地位和港府未来对地产业的政策上。

  自认清白

  4月3日下午,自接受联署调查之后,新地联席主席兼董事总经理郭炳江和郭炳联首次召开记者会并发表声明。与新地以往的记者会不同的是,这一次公司并未安排媒体的提问环节。在记者会上,郭炳江称请大家放心,新地业务一切如常。

  郭炳江同时表示,最近外界流传不少关于公司及管理层的消息,个别报道纯属猜测。据其表示,新地的成功不是靠任何个人,而是凭着一班专业而齐心的团队共同努力,新地所有业务不论在香港及内地,都会继续按计划进行,不会放慢步伐。

  郭炳联则称,新地扎根香港,与香港社会一起经历无数风风雨雨,有起有落,每次都能凭借坚定信念,管理层和员工齐心协力,克服种种障碍,冲破每次难关,相信此次也不会例外。其表示,由于新地有稳固的根基,一切运作制度化,决策机制完善,认为今次事件不会影响公司日常运作,也不会影响重大的业务决策。对于廉署的调查,郭炳联表示,目前不可以透露调查详情,但可以很确定地说,自己没有做错事,也相信哥哥郭炳江没做错事,希望调查后可证明他们清白。

  “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郭炳联称,相信经过此次事件后,新地会变得更加强壮。

  记者会以外,新鸿基地产亦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总监陈国威,连同投资关系部3名员工出席,陈国威表示不会回应任何与案件有关的问题,重申营运如常,包括推盘、建筑及买地都不受影响。联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联则缺席。

  对于投资者追问新地在最坏情况的后备方案,以及会否换走联席主席,陈国威并未给出正面回应,只表示由独立人士(即2名独立非执董王于渐、叶迪奇及非执董关卓然)组成的提名委员会,在有需要时,按既定程序去提名董事加入。

  公司同时于报章刊登声明,指注意到个别传媒对调查事件作绝无根据的报道及猜测,新闻中包括不一定真实的叙述。公司称保留在需要情况下采取合适行动,以保障公司及股东权利。

  股价大跌

  3月29日,作为香港四大地产商之一的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氏兄弟郭炳江及郭炳联,以及前政务司长许仕仁,先后被香港廉政公署人员带往总部“协助调查”,随后被拘捕。这是香港回归后,香港廉政公署所拘捕的最富有的上市公司管理层以及最高级别前官员。由于涉案三人分别为政商界巨子名流,加之廉署罕见的高姿态拘捕,消息震动整个香港。3月30日,新鸿基地产股价暴跌13 .14%至96 .5港元,当日资金纷纷洗仓,公司市值蒸发超过380亿港元。

  记者了解到,廉政公署的调查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一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即2000年6月至2003年8月许仕仁担任香港积金局行政总监以及2005年6月至2007年6月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涉嫌收受新鸿基地产提供的利益和金钱,涉案金额达数千万港元;二是许仕仁涉嫌向新鸿基地产提供有关土地开发的机密资料,触犯《防止贿赂条例》。

  港媒报道显示,许仕仁与新鸿基地产的郭氏兄弟关系密切,他在2002年至2003年担任积金局行政总监时,涉嫌未交租金免费入住新鸿基地产旗下的礼顿山豪宅,涉及租金至少132万港元。在2003年离开积金局后,许仕仁曾成立顾问公司为新鸿基地产郭氏兄弟担任顾问,此外,许仕仁涉嫌接受郭氏兄弟提供的无需抵押品银行透支户口,不断透支资金以维持其奢华生活。

  市场忧虑

  尽管管理层多方重申公司营运如常并自称清白,仍未消除市场对两位联席主席可能将被起诉的忧虑。记者了解到,由于下周二郭氏兄弟返廉政公署报到,眼下市场正密切注意,郭氏兄弟二人会否被正式起诉,以及是否再度触发股价风浪。

  “公司难评估案件进度,这个可以理解,但连是否有人替任主席一职都避而不答,对评估形势无帮助。”此前参加新地投资者电话会议的基金经理认为,公司在会议上的表现缺乏诚意。

  摩根大通则认为,假如新地两位联席主席双双退任,将影响新地策略决策,高层改组亦不明朗。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其表示不建议投资者捞底。在其看来,新地股价跌至83元,即较资产净值(N A V)折让50%,才能反映最坏情况。而星展银行同样以股价较N A V折让50%,认为公司股价在77元具强劲支持。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则认为,短期内涉贪事件对新鸿基的品牌、决策过程以及融资渠道会存在潜在的负面影响,而这些影响可能会导致未来融资成本的上升。

  而花旗则将对新鸿基股票评级由“买入”降至“中性”,并将目标股价调低30%。花旗在针对此起事件的公司研究报告中则指出,新鸿基郭氏兄弟被廉署拘捕,事件调查存在的不明确性会持续升温。

  然而针对此事,眼下香港市场对该事件的舆论并非一边倒。“像新鸿基地产这类大型公司,是两个主席个人问题,还是公司本身在拿地、投资方面存在违法问题,有较大区别。如果只是高层出现问题,短期对于公司的营运和收入不会出现很大影响。”新鸿基金融集团分析师苏沛丰表示。

  高力国际华南区董事总经理林国东则认为,新鸿基地产有完善的管理体系,短期股价会有波动,但不会影响公司业绩长期发展。

  在招商证券(香港)董事总经理温天纳看来,从中短线来看,该事件不会影响新鸿基的盈利状况,长期则需进一步观察。值得注意的是,新鸿基地产是一个家族企业,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公司的发展、公司的管理层如何处理,都是需要考虑的事情。

  敦沛金融市场分析部分析员陈嘉杰昨日向南都记者分析认为,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对于郭氏兄弟是否违法,言之过早。“虽然新鸿基是家族企业,但公司发展了几十年,无论是在机构设置还是企业管理方面,都已经成熟且专业化。近期来公司在营运模式方面已经实现转变,特别是ICC(九龙站环球贸易广场)落成后,租金收入占公司总体收入50%。收租业务需要投入的管理成本、技术难度要低于发展物业、楼宇出售,因此,此次发生在管理层身上的事件对于公司的稳定及盈利影响较小。”

  陈嘉杰表示,虽然在事发首两日,公司股价大跌,但近几日的情况表明,股价并没有继续跌下去。上月底的暴跌成交量巨大,主要是由于欧美退休基金避险而大手沽出造成。股价现在已经有支撑,对长线投资者来说,应该是进入时机。

  陈嘉杰表示,假如廉署查实郭氏兄弟有违法行为,公司未来股价走势要看公司层面的操作,如何挽回投资者信心。“如果像霸王一样处理不当,可能会对股价产生长远影响。”

  地产商地位或改变

  在关注新鸿基公司股价及业务走势的同时,人们开始将目光投向地产商未来在香港的地位和港府未来对地产业的政策是否会转向。

  “是不是代表未来房屋政策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地产商过去在香港的特殊地位或许会有所改变?”林国东表示。

  而在谈及新鸿基地产事件对地产行业的长远影响时,温天纳则称,“香港的产业,倾斜在金融和地产上,金融目前的情况就不用多说了,地产方面,市场预期未来房地产政策可能将会偏向民生。”

  陈嘉杰则认为,新特首要7月1日方能正式上任,目前各方仍在摸索新一届政府的策略,短期内地产方面仍存在不明朗因素。

  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主要的四家地产商就已经控制了香港55%的房地产市场。而在1996年到2006年的10年间,政府卖地和投资收益共占政府总收入的39 .6%;在过去两年,政府的卖地收入更是分别超过了600亿和800亿港元,以政府年度总收入为2000多亿计算,约占3成。

  南都记者张晓华发自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