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关于“福永最大违建楼”鸿福花园拆除暂停一事昨日见报后引发关注,不少市民昨日致电称,鸿福花园到底还拆不拆?福永街道相关人士昨日则表示,此事事发后已经由市里相关单位接手处理,拆除令也是执行市里的指示,宝安区尚不能独自决定。

  10月12日下午,深圳福永宝安大道与蚝业路交会处的鸿福花园,贴在墙上的通告。南都记者 刘有志 摄

  马上追

  被点名单位

  市规土委等相关部门

  等待答复

  南都关于“福永最大违建楼”鸿福花园拆除暂停一事昨日见报后引发关注,不少市民昨日致电称,鸿福花园到底还拆不拆?福永街道相关人士昨日则表示,此事事发后已经由市里相关单位接手处理,拆除令也是执行市里的指示,宝安区尚不能独自决定。

 态度含糊引发诸多猜测

  南都关于“福永最大违建楼”鸿福花园拆除暂停报道见报后引发不少市民关注,不少市民昨日致电称,鸿福花园到底还拆不拆?如果拆,什么时候拆?如果不拆,打算如何处置等,都成为购房者乃至更多原村民关注焦点。

  “花园到底还拆不拆?现在买房的人心里都没底。”有购房者称,没退钱的人虽然在观望,但心里也是不停打鼓,当然是不希望被拆,这也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更多居民希望还是不拆,实现价值最大化。也有购房者认为政府应该会拆,因为不拆的话,会有更多的违建效仿,而且对其他违建也不好处理。这样的不安情绪一直都在居民之间传递。

  政府部门为何迟迟不表态?

  近日的采访中,宝安区国土部门相关科室表示此事仍在讨论,可见政府内部对拆与不拆的问题并未形成最后决定,这个案例中涉及面之广,其实早已不是宝安区几个部门就能拍板的。

  鸿福花园所在地福永街道相关人士昨日对南都表示,此事事发后已经由市里相关单位接手处理,拆除令也是执行市里的指示,宝安区尚不能独自决定,街道办更没有发言权。福永街道的解释确实有其道理:体量这么庞大的涉嫌违法建筑群,并非普通原居民小打小闹的加建违建几层小楼而已,鸿福花园影响面之大、涉及人员之多,可能只有深圳市层级的权限才能加以制止和改变。

  鸿福花园并非一个孤立的个案,它或将是一个深圳市处理违建顽疾的一个成功案例,也可能是一个失败的案例,无论如何,都会对全市今后的违建处理政策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这也是媒体和社会关注鸿福花园的原因。

  此事在市级层面如何处理?

  目前处理违建的市级部门主要涉及市规土委等部门,而此事究竟是由市一级政府部门协调解决,还是由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来统一协调,尚未得知。但在外界看来,政府纵然面对违建这个深圳式毒瘤时有万般的难处,但仍然可以开诚布公地面对媒体和公众,对社会问题的解决,有关部门仍需开大门行大路,汇聚社会意见与各种力量,坚持法治原则并凝聚最大社会共识,才是破局之道。“拆还是不拆?政府至少应该告知一个进度。”有购房者如是称。

  更多追问

  执行拆除?希望不大

  目前来看,鸿福花园的拆除令已经搁置,超越最后期限迟迟不执行的行政命令,显然已经后继乏力,却增加各种博弈力量讨价还价的空间。1600多套房产,牵扯到巨额的经济利益,自然也有层层的利益攸关方阻力,只要不拆除,从购房者到开发商到背后涉及的各方利益均可以松一口气。而万一强制拆除,这些利益链条上的所有群体都是输家,唯一的赢家可能是政府赢得公信力,而违建之风彻底得以遏制。

 改头换面?有此可能

  虽然拆除希望不大,违建以各种名义偷换概念暗渡陈仓则有可能,比如“改为工厂宿舍”之说近来在宝安区相关渠道盛传,虽然官方并未公开证实,但显然已经成为释放出来测试外界反应的一块探路石。但正因为此,拆除的可能性也并未完全排除,就看有关部门决心有多大。

 封存搁置?可能性大

  另一种可能显而易见,就是封存搁置,留待后人解决。这是最大的一种可能,昨日南都报道提及的沙井诸多问题违建至今封盘的模式犹在,这成为最可能的一种处理模式:拖着。“搁置争议”对许多棘手事情来说,似乎成为一种惯例。